• 請百度搜索 安徽雙豐建設集團有限公司 找到我們!

    推薦資訊
    工程案例

    文化生活

    礪練自己

    文字:[大][中][小] 手機頁面二維碼 2020/10/31     瀏覽次數:    

    礪練自己

    都說“人生是不以生為始,不以死為終的過程”,我想人生就是一個生命存在過程,從生到死的一個過程。在生命的存在過程中,我們會面對著種種磨練、種種困難、種種酸甜苦辣,就像五味瓶一樣,其中的滋味只有靠自己體味,正所謂“醉過方知酒濃,愛過方知情重?!痹谏^程中我們要努力的磨練自己,使自己強大、強壯、優秀。下面我給大家講一個磨練優秀的小故事。

      傳說在遼闊無垠的草原上,生活著一種叫雕鷹的鳥,它們的速度之快、動作之敏,堪稱大自然杰作,被它發現的獵物,一般都很難逃脫它們的捕捉。

      在鷹的家族里,飛的較快的、較兇狠、較凌厲的就是雕鷹。當獵殺結束后,其他鷹類還逍遙自在享受自然的時候,它們卻在快速疾飛。在狂風中搏擊,練習飛翔,即使閃電雷鳴,狂風暴雨,也要努力穿越。它們練就在黑暗中飛行,在風雨中逆行。因此它們可以準確的從射手的弓箭中逃脫,可以從獵槍的子彈旁擦肩而過,對于這種艱難的訓練,其他鷹類無法理解,但是雕鷹從小就在無法理解中歷練自己。

      當幼雕出生后不久,就經受了母親魔鬼般的殘酷訓練。母雕會把幼雕帶到高處或懸崖上,然后把它推下去,幼雕為了不被摔死而奮力舞動翅膀,終于,它們自然的學會了飛。關鍵的是之后還有艱難的考驗,母雕還會折斷它們翅膀的骨骼,然后再次從高處推下……

      原來,母雕“殘忍”地折斷幼雕的翅膀骨骼,是決定幼雕未來能否在天空中飛翔的關鍵所在。雕鷹翅膀骨骼的再生能力很強,只要在被折斷后、仍能忍著劇痛不停地振動翅膀、努力飛翔,使翅膀不斷充血,不久便能痊愈,而痊愈后翅膀則似鳳凰涅槃一樣重生,將更加強健有力。

      雕鷹的生命長達七八十歲,與人類壽命相差無幾。在生命的旅途上,四十歲時還有一次生死抉擇。因為到了中年,雕鷹的爪子開始老化,無法有效地抓住獵物。它們的嘴變得又長又彎,嚴重的阻礙它的咬合力。由于它們的羽毛長得又濃又厚,翅膀變得十分沉重,使得飛翔十分吃力。這時它們要第二次鳳凰涅槃。首先它們要把彎如鐮刀的嘴向巖石摔去,直到老化的嘴巴連皮帶肉從頭上掉下來,然后靜靜地等候新的嘴長出來。之后它們以新嘴當鉗子,一個一個把趾甲從腳趾上拔下來。等新的趾甲長出來后,它們把舊的羽毛都薅下來,5個月后新的羽毛長出來了,雕鷹又開始再次飛翔。

      雕鷹的一生是向自然抗爭,向自身挑戰,向長空翱翔,俯視大地的痛苦而驕傲的過程,雕鷹經常這樣想:“上蒼賦予我一雙翅膀是讓我飛出較好的自我,大地賜予我獵物是為了歷練我超越一切的速度,母親孕育出我一對厲爪是讓我抓出一切時機,我要利用我的速度,抓住時機,飛出更廣闊天地,才是對生命的承諾?!?/span>

      冬天,當其他鷹類缺衣少食時、饑腸轆轆時,雕鷹可以利用速度和激情飛出草原,俯沖到大山江河,飽餐美食;在大家瑟瑟發抖時,它們可以穿越冰天雪地、迷霧叢林,尋找溫暖。

      夏天,當其他鷹類被彎弓射殺、子彈穿孔時,它們可以利用力量和速度成功逃脫。

      當大家都驚嘆羨慕雕鷹的矯健勇猛時,它們自己心里較清楚:我和其他鷹類有同樣的骨骼和翅膀,不一樣是我從小就被母親賦予一顆堅強的心。

      在一次又一次成功中、在年復一年、日復一日的磨練中,它們懂得了很多道理:

      原來,母親的殘酷無情是為了塑造自己堅強的性格。

      原來,能力不是別人恩賜的,而是自己努力掌握的。

      原來,美好的東西就在那里,她不會主動向我們走來,但我們可以主動向他走去。

      原來,生命路上的一切困難都是被包裝過的禮物,表面坎坎坷坷,挫挫折折,但誰能打開它,就會發現里面蘊藏著巨大的財富,那是我們與生俱來的生命力量和才能。

      原來,天堂不是時間和地點,而是一種美好的感覺、一種近似完美的狀態,一種執著的境界。

      每個生命都有無數種活法,每時每刻都面臨著無數種選擇。假如你選擇了行動就放棄借口;選擇了勤奮就放棄平庸;選擇了感恩就放棄抱怨;選擇擔當就放棄軟弱。

    “優秀”是什么?“優秀”是做較好的自己,“優秀”來自哪里?就來自你內心正確的選擇。

      夢想在,目標就在;信心在,勇氣就在;努力在,成功就在。

    百戰成勇士,苦練出精兵;生命因磨練而美麗,人生因磨練而優秀。





    雙豐建設經營科

    202010

     

    返回上一步
    打印此頁
    [向上]
    急速体育直播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